原创|缪可馨之死与钟美美之火

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
昨天我写了一篇文章:《建议全面启动青少年励志教育与心理教育》,江苏常州金坛河滨小学五年级学生在学校跳楼身亡事件,是我从媒体了解到的多起学生跳楼事件的一起。
联想起近日看到黑龙江鹤岗男生“钟美美”模仿老师的视频网络火爆后被约谈被要求删贴。
这两件事看上去风牛马不相及,实际上暴露出同样的问题:成人的奴化嘴脸,正在用可怕的方式禁锢下一代的创造性;模式化作文与做人,正如一个模具套在今天的孩子头上。
如果教育没有包容、没有接纳不同个性的胸怀,某些老师格式化的教育,就是毁灭下一代人创造力的帮凶。
缪可馨之死与钟美美之火,实际上以不同的方式反映出这个问题。
缪可馨之死尚未得到警方结论,但从有关信息中大约可以了解事情经过:
两节作文课后,2020年6月4日15:14,江苏常州金坛河滨小学五年级学生缪可馨,一脸痛苦冲出教室,爬上栏杆,从四楼坠落身亡。从“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”微博上的视频和资料来看,这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,家中贴满奖状,前不久的期中考试,语文第一名。
她有写日记的习惯,从三年级开始报名了作文培训班,过往的作文,比如《星星舞会》《坑娃的捉迷藏》《不一样的六一》,充满了想象力。这一天的作文课,老师命题“《三打白骨精》读后感”。她分析了唐僧、孙悟空、白骨精的角色,然后总结写道:“不要被表面的样子,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。在如今的社会里,有人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。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

即便摘自《西游记》原文中的描写也被圈出要删除,这篇作文删了改,改了删,仍然没有过关。直到孩子坠楼。
可是这篇文章被老师打上大大的红叉,认为这样写太“负能量”,要求“传递正能量”。缪可馨的爸妈大惑不解:什么是正能量?
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令人发指:家长向老师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,老师置之不理。在家长群里,则有家长发起投票说“袁老师没有错,你们点个赞”。家长们并不在现场,怎么会知道事情真相知道谁对谁错呢?他们依据什么点赞,而点赞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现实是:家长们一排一排的点赞接龙。
缪可馨的文笔不错,如果不出意外,我相信她有可能成为文学界的一颗新星。
我自认为我小学五年级的作文,没写出她这个水平。
可能有人会说:现在的孩子心理为何这么脆弱,一点点挫折就受不了,要跳楼。试想如果是我们,一篇自认为还不错的文章被老师批改得体无完肤,还要求重新写二篇,面对老师的权威又不能提出抗议,即使写完这二篇作文,你对语文还有多少学习兴趣?
我记得上海一位语文老师就和我谈过这个问题。
他说他最不能接受的是现在的假作文,段落一样,格式一样,这就是范文。作文讲究的是真,真情实感,真情实意。如果语文教学,在作文习作上要求学生千篇一律,中规中矩,按范式来写,这样的写作,为赢得一点基本的作文分数,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吗?
缪可馨,说得直白一点,就是被这古板的范式作文教育方法给害死的。不能接受学生一点新的思想,不能容忍学生一点创造力,有板有眼的老师给孩子带了一个大模具。
而一些拍马屁的家长,对孩子的家长没有任何同情和安慰,不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帮助家长寻找线索,提供合理的建议,带领子女正确理性地分析孩子的死因,反而在家长群里发起为老师点赞的接龙。这更是社会的悲哀。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奴性嘴脸越来越多,不管对错,跟风的人摩肩继踵。
畏惧权势,不要真相,担心个人安危,不要真理。缪可馨的死,和老师的教育方式脱离不了干系,这些愚昧点赞的家长,更是漠视生命的帮凶。
我哭可馨,孩子啊,你既然能写出这样的文字:“在如今的社会里,有人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。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你为何就不能理解这样的现象呢?
前几天,我在网上看了来自黑龙江鹤岗的男孩“钟美美”神模仿老师的一些视频。他一度引发关注,有传言称他被“约谈”,被要求大量下架模仿老师的视频。5月29日,钟美美就下架视频进行回应:“我不想发那些了,我想换个风格,也是表演,但是不模仿老师了,我看他们挺多看腻了。”
夸张的姿态,犀利的眼神,对老师训话的“高度还原”,“钟美美”火遍全网。这些视频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回忆,也触发了一些人“被老师支配的恐惧”。
我看钟美美的视频,佩服这个孩子的观察力和表演天赋。好好培养,他将来一定是个优秀的演员。他就是活灵活现地再现了某些老师的一些神态和语言,谈不上丑化和歪曲。我只感觉到真实的可爱。
对于这种未成年人的娱乐化创作,只要不违法,无涉公序良俗,教育就应该给予充分的尊重。
一个足够自由、足够包容的教育氛围,应该容得下甚至鼓励这种不受拘束的自由表达。教育,就是要尊重人性,激发禀赋,避免压制,主动点亮。对待“钟美美”最好的态度,就是尊重他创作的自由,让他自由表达,自由成长。
再次联想到疫情期间的武汉疫区怪象,一个哨子的传说,那八名被训诫的人。难道我们就不能吸取一点教训吗?
虽然疫情和缪可馨之死无直接联系,也和钟美美之火没有联系,但深究其因:都是一样的背景。
社会难道只许可一种模式化成长?只接纳一种声音?只培养老老实实听话的奴才?危机还没过去,就已经忘记了危机爆发的原因。如果老师也被训练成一个模式化的教育者,那怎么期望下一代出精英呢?
燕语世界主笔简介康海燕,作家、编剧。父母大学堂全国巡讲、青少年励志报告主讲。全国家庭教育巡讲团讲师。代表作《妈妈养育心经》《孩子我想让你幸福》。长篇小说《小康之路》作家出版社出版。影视作品《陈香梅与飞虎将军的一千个春天》《民国第一家庭:宋美龄的传奇人生》。原创公众号燕语世界每日更新。敬请关注。
*所有原创文章已申请著作权保护,如需转载敬请标注作者,转自燕语世界,欢迎转发分享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